首頁 / 學院新聞 / 新聞詳情
人生的力學屬性 | 研究生導師代表周元德在清華土水學院2019年畢業典禮上的發言
2019-07-07 13:14
20190815100433.png




親愛的各位同學,各位親友嘉賓,你們好!


我是來自水利系河川樞紐研究所的周元德。首先祝賀同學們順利畢業!我和同學們很有緣分,我是1999年畢業的,距今剛好20年,二十年,光陰似箭!在未來畢業秩年參加校慶的日子,我們將有更多的機會相聚在美麗的清華園、一起參加活動。


從博士生階段算起,我從事連續介質力學相關的研究工作已有20年。因此我將從大家在一些基礎課程(如材料力學、結構力學等),以及專業課程(如建筑材料,鋼筋混凝土結構等)廣泛接觸過的一些基本力學術語來談談對大家的期望,或者說是畢業寄語。


我希望同學們擁有的第一個屬性是彈塑性,大伙對這個詞的熟悉程度應該不亞于一些網紅語錄。彈性不必多言,指的是材料受載后發生變形,在卸載后能恢復原狀。同學們走入社會,進入新的工作崗位,都會不同程度的遇到各式各樣的挫折,障礙,甚至是壓力巨大的困境,作為師長,希望大家都能保持一份初心,彈力依舊!我想多談兩句的是塑性。我們都知道,巖土材料在達到屈服強度后會發生塑性流動變形,包括體積分量和剪切分量,以適應荷載的持續施加或是增長。我們每個人亦如是。以我自己為例,在博士生階段我的研究方向是混凝土的損傷破裂與水工大壩結構的抗裂安全性問題,畢業后去香港大學做合作研究,順應該地區的行業需求,轉為研究邊坡工程、樁基礎工程,以及海底隧道工程等,回到清華后從事的研究方向也很寬廣,包括水工建設新技術、庫區邊坡、海上風電基礎等。我個人的認識是之前所有的科研經歷和積累在后續每個階段都發揮著基礎而重要的作用,不僅不會因研究方向的調整而有前期的投入被浪費的感覺,反而覺得研究方向的轉變就好比材料的塑性流動變形,使得我能組合發揮已有的內在勢能,更好得適應外界的驅動作用與需求。在座的同學們畢業后將從事各行各業,在學校學到的通識知識,還有專業技能給予了你們很好的基礎能量儲備,然而前進的道路也許不那么平坦,需要你們不停的雕塑自己,這將是辛苦甚至是伴隨著疼痛的過程,期待你們能在塑造自我中成為更好的自己。


我期待你們擁有的第二個屬性是韌性。在座的一些同學研究的是鋼材或砼材料的韌性,又或者關注土木結構、水工建筑物乃至一個地區、一座城市抵抗各類作用的韌性。該術語描述了目標對象抵抗外力作用達到峰值后持續抵抗變形和吸收能量的能力。這里我以張楚漢老師為例,寄語同學們能養成堅韌不拔的品質。張先生的科研生涯已長達60多年,至今始終教書育人,在水工結構抗震領域耕耘不輟。即使已經86歲高齡,仍每天堅持工作,并且從傳統的水工結構抗震領域拓展自我,積極投身于我國水安全面臨的挑戰和主要問題研究工作,對于諸如谷幅變形這樣的嚴重威脅高壩樞紐安全運行的挑戰性難題也是親力親為,指導博士生努力探索求真。張先生雖然已是耄耋之年,但依然毫不懈怠,不斷開辟科研領域的新天地,他的韌勁,包括獨立思考能力和不受外界干擾的能力我在這里提倡大家多加學習。


我希望大家關注的第三個屬性是多尺度特性。不管在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多尺度現象被稱為復雜系統科學研究的核心。以我們土水學院研究工作的覆蓋范圍為例,有跨越納米到米級尺度研究建筑材料的變形破壞特性的,有發展多尺度耦聯分析以優化結構工程設計的,還有以更大尺度的全球范圍水文氣象作為研究對象的。同學們踏入社會,面臨的同樣是一個復雜非線性的社會系統。個人在一個單位或是團隊中的角色與地位,和我們曾經做過的土力學三軸試驗中一個微小土顆粒的作用是類似的:看起來都微不足道,但某個土顆粒的局部化行為,或是旋轉,或是磨損,或是破碎,都可能激發試樣的整體式剪切變形乃至最終破壞;另一方面,只有試樣整體性的穩固,才有每個土顆粒的持續承載能力的發揮。由此可見,個人的力量總是有限的,只有在一個團隊中共同努力,才能實現更高層次的抗壓突破,而團隊的依托功能也來源于團隊各成員的“協同”與“合力”。習近平主席曾說:封閉的空間只會四處碰壁,開放的道路才會越走越寬。在座的各位同學將成為我國各條建設陣線的骨干,希望你們成長于團隊的土壤,又能發揚協作精神,在團隊的成就中脫穎而出。


最后,套用一句網紅語,戴上學位帽的你們已不再是昨天的你們,但未來的你們依然是清華的你們!祝同學們在前進的道路上,一帆風順,鵬程萬里!


謝謝大家!


周元德

1994~2004年就讀于清華大學水利水電工程系,先后獲工學學士學位、工學博士學位,2010年至今任清華大學水利水電工程系副教授、博士生導師,研究涉及巖土體破壞力學與多尺度分析方法、滑坡災害與水工建筑物安全、準脆性材料的非線性損傷斷裂理論與方法、巖土體與結構物的相互作用、顆粒破碎力學等多個領域。



幸运快三精准走势-在线快三走势图